您的位置:主页 > 闻康网 > 江苏睢宁政府给公民打分划四等 低分者受限制

江苏睢宁政府给公民打分划四等 低分者受限制

发布日期:2021-10-08 23:19   来源:未知   阅读:

  一位村民因为违反交通法规被处罚6次扣去220分,被评为诚信警示C级,按照睢宁县规定,他在低保等资格申请、工商等执照审核、低息贷款申请等多个方面受限。 《南方都市报》供图

  ◎江苏睢宁实行大众信用征集、打分和公开,从银行欠贷到早点摆摊再到家庭道德无所不包

  ◎信用评估为A级的个人在入学、就业、提干等方面优先照顾;C、D级公民将在各方面被严查

  徐州市睢宁县创造性地将个人生活的各个方面引入了大众信用征集系统,从银行欠贷到早点摆摊,从官员受贿到司机闯红灯,从欠缴水费到家庭道德等无所不包。这些行为全部被量化为分数,并将公民个人评为ABCD四个等级。睢宁县委书记王天琦表示要“严管民风”,要让群众“一处守信,处处受益;一处失信,处处制约”。

  睢宁,位于江苏省徐州市东南部,一个人口超130万的县级行政单位,一度以民风“质朴存彪悍”著称。睢宁县委去年出版的《睢宁改变》一书中,对当地的民风描述为:老百姓“喜争好斗善诉讼”。

  睢宁县委书记王天琦说,睢宁是“双严管”,不但要严管干部,也要严管民风。这位几年来新政不断、曝光率颇高的明星县委书记,1月23日在人民网的地方新政论坛上明确表示,党委政府“既强调民权,又要强调民责”,要“管理大众信息,鞭策群众讲真话”。他介绍说,睢宁建立起个人信息数据库,按照信用评级标准,把个人信用分为ABCD四个等级,并按照“一处守信,处处受益;一处失信,处处制约”的原则对评估结果进行使用,倡导“守法、守信,向善、向上”的良好民风。

  王天琦所说的信用评级,指的是2009年9月4日由中共睢宁县委全体会议通过的《睢宁县大众信用管理试行办法》及《睢宁县大众信用信息评估细则》,今年1月1日起开始实施,当时的新闻报道称,“这是全国第一个对大众信用进行评估的管理办法及实施细则”。

  全县大众信用信息征集及信用分值加减情况,定期由睢宁县大众信用征集管理办公室(以下简称睢宁征信办)发布。3月中旬开始,睢宁征信办把1、2月份的大众信用加减分情况陆续公布。

  《试行办法》的第六条明确列举了大众信用信息的范围:个人基本信息、商业服务信用信息、社会服务信用信息、社会管理信用信息、社会信用特别信息。具体内容除了个人银行信贷记录、个人履行合约记录等这样的常见金融征信内容外,还包括了“家庭暴力、不履行赡养、抚养义务记录”、“围堵党政机关、企业、工地、无理闹访、缠访等记录”、“个人超计划生育记录”、“交通违法记录”等在普通人印象里与诚信并没有直接关系的内容。

  除了上述涉及个人信用的“负面信息”,《试行办法》列举的征信范围还包括了两大方面的“正面信息”:表彰奖励信用信息和社会公益信用信息。

  之所以把一些看起来与信用并无直接关联的内容纳入,“是为了反映出一个人的综合素质。”睢宁征信办主任朱品武说。

  根据《睢宁县大众信用信息评估细则(试行)》,上述征信内容的每一条记录被详细地赋予了10-100分的分值,而后纳入到一个以1000分为基准的级别评估体系里,负面信息记录减分,正面信息记录加分,并最终转化为四个等级:A级为诚信级别,分值在970分以上;B级为较诚信级别,分值在850-969分;C级为诚信警示级别,分值在600-849分;D级为不诚信级别,分值在599分以下。

  为此,睢宁县委、县政府专门成立了正科级建制的新机构――大众信用征集管理办公室,并且通过招标方式以80万元的价格请深圳一家软件公司开发这套此前从未有过的征信管理系统。通过将信用评估分数直接与基层的社会问题挂钩,“把群众认为最需要加强管理的民风问题纳入信用体系建设”。

  与评级对应的,则是在诸如政审考察、资格审核、执照审核、政策性扶持、补助项目等方面审核的严厉程度,比如“个人信用评估为A级的,其本人在入学、就业、低保、社会救助等方面优先照顾”,“个人信用评估为C级的,对资格、执照审核,政策性扶持、救助项目严格审核”,“个人信用评估为D级的,否决政审类考察,在资格审核、执照审核、政策性扶持、救助项目中原则上不予考虑。”

  2月3日,睢宁纪委书记唐健在会议上表示,对征集的不良信用信息,要向社会公布,让不良信息行为人的不诚信之举暴露于社会监督之下,“接受社会舆论的鞭挞,让其无处遁形”,真正体现出“一处失信、处处受制”的局面。

  3月22日,睢宁征信办发布第二批大众信用加减分情况,在睢宁官方网站“中国睢宁”和睢宁县委主办的赠报《今日睢宁》上,除了公布公民的姓名、单位、住址和加减分分值及原因外,还醒目地提醒,被公布了优良信息的个人,在各种审查和执照、贷款等申请方面将被优先考虑,而被公布不良信息的个人,则要被“从严把关”。在公布的1928条不良信息中,包括恶意欠缴税费、闯红灯、生二胎、欠贷款等。

  在此次公布的记录中,信用级别直接进入诚信警示级别(C)和不诚信级别(D )的共有24人。加分的绝大多数都是政府及事业单位员工,主要加分项目为“社会妈妈帮扶孤儿”,而减分则主要是普通群众。加分项目一般公布个人单位,减分项目一般公布个人住址。

  从目前公布的1-2月份大众信用分值加减分结果来看,被罚分的主要集中于不遵守交通规则、恶意欠缴水费、违反计划生育、个人欠贷等基层社会热点问题方面。特别是民间借贷流行的当地,个人欠贷方面的信用记录占据了大部分。

  评分细则赋予的具体分值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这样的特点。比如,在社会管理信用信息方面,计划生育、制假售假、城管管理等记录最高分值也仅有35分/次,而在家庭道德、偷盗财物、交通违法等这样基层所面对的难以从根本上解决的社会问题方面,分值都达到了50分/次,而作为在网络问政、网络监督问责走在前列的县,对利用网络、短信、信函诬告、诽谤他人记录的罚分则达到了100分/次,与刑事处罚的分值并列最高。

  据了解,以分数等级评价个人信用的做法,源自美国FICO信用分制度。不过国际上通行的个人信用评价体系主要应用于金融领域,而由政府以信用分数的形式来给个人打分评级、规范个人行为,极可能是睢宁首创。

  记者:从银行征信的做法来看,通常个人的信用记录只开放个人查询,或在个人授权的情况下允许他人查询,像睢宁这样的直接公开,会不会侵犯个人隐私?

  朱品武:我们在这个方面也是非常谨慎的,现在公布的这些,主要来源于公开的信息,比如个人欠贷的记录,银行都下发了催缴通知书,或者之前在报纸上都公布过了,我们才收集过来,这样就绕过了个人隐私这一点。

  并且也是有选择的公布,比如卖淫嫖娼这样的,就没有公布。这两个月,我们一共征集到了1064条优良信息,3352条不良信息,优良信息全部公布了,不良信息只公布了1928条,这说明我们是很慎重的。

  记者:把一个人的各个方面通过一个分数体系打通了,有人会担心自己违反交通法规被罚分了,可能会影响到他的小孩读书,会不会不公平?

  朱品武:应该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一个人的信用分数达到示警级别,才会有影响,而这个分数是经过科学估算的,大概会有多大的比例达到某个级别,不会说让大部分人都受到影响,但是如果说一个人总是违反交通规则,这样的人你能相信么?

  记者:涉及到欠缴水电费、电话费这样的现象,此前存在争议,而因为欠缴可能有多种原因。

  朱品武:比如电费这项,主要是针对农村偷电行为的,并不是说你一次两次没有及时交电费就会罚分;还有电话费,电信公司反复催缴,一直不交,这不是恶意么?

  记者:再比如情况通报中“占道摆卖早点”被罚分的,如果因为罚分,结果申请不到营业执照,岂不是矛盾了?

  朱品武:其实这里针对的主要是超出范围经营的,比如把店里的东西摆出门外好远,摆到了路上。另一方面,这些处罚都是落实到具体的地址的。如果说一个农民占道卖东西被罚了,可能交钱就完事儿了,根本不会记录姓名、家庭住址这些信息,也就很难登记到。另外,如果一个人对减分有疑义,也可以打电话申诉。三位离开郭德纲徒弟现状曹云金依旧活香港内部正版免费资料

------分隔线----------------------------